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三星打印机耗材不兼容遭诉岳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1-12 23:42:40

三星打印机“耗材不兼容”遭诉

品牌打印机不兼容通用耗材的潜规则,正在遭遇挑战。

2月25日,新疆乌鲁木齐律师张元欣对早报说,他起诉三星的起因,是其3年前购买的一台三星多功能一体打印机,不兼容通用粉盒。张你的心空便永远阳光灿烂元欣认为,三星此举涉嫌侵犯消费者的选择权,且怠于履行环保。

15天前,也即2月10日,张元欣起诉三星(山东)数码打印机有限公司的诉状,被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法院受理。

对此,三星中国公司委托的公关公司表态称,由于该案还在相关程序中,三星目前不适合发言。其他受访的打印机品牌厂商,对此也纷纷保持缄默。

耗材不兼容潜规则

据张元欣介绍,他在2008年6月8日,以145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台三星牌SCX-4300多功能打印一体机。近日,他在购买粉盒时发现,市场上并没有兼容粉盒出售。后经了解,他购买的打印机安装了加密芯片,只能用三星生产的原装粉盒。

张元欣说,一个三星原装粉盒(内含粉)要460元,而市场上一个通用的粉盒只要200元,粉只要30元,(不兼容其他粉盒)这就侵犯了消费者的选择权,消费者有权选择更便宜的通用耗材。

还有环保方面的理由。

按张元欣的说法,三星捆绑销售打印头及原装耗材的行为,使得耗材用完后粉盒无法循环使用,基本无损的打印头和粉盒都将报废,产生了大量难以分解的电子垃圾。上述行为涉嫌违反环境保护法、循环经济促进法的相关规定。

据此,张元欣提出4项诉讼请求,分别是被告就限制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公开你才能发挥更大的潜能赔礼道歉,被告就限制消费者使用循环再生资源行为赔礼道歉,被告修复原告购买的一体机使用再生墨盒和自行加粉的功能,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事实上,张元欣的遭遇并不新鲜。

品牌打印机厂商富士施乐中国区总裁徐正刚日前对早报说,中国市场通用耗材铺天盖地,如果在中国发展打印机业务,要以市场上存在大量通用耗材为考量。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我们打印机销量少,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出现通用耗材,如果打印机销量大了,肯定会出现通用耗材。

打印机市场的刀片模式

在打印机内或耗材内植入加密芯片的,不止三星一家。

此前,中国计算机用户协会打印显象应用分会秘书长郭淳学曾对媒体分析指出,长期以来,打印机厂家都是将高技术含量的打印机低价格销售,而将技术含量比较低的耗材高价销售,通过耗材赚取利润。这种模式,始于美国吉列公司对剃刀和刀片的销售即以很低价格出售剃须刀,而通过销售刀片来赚取利润,故被称为刀片模式。

对于张元欣的诉求,相关行业律师的观点并不一致。

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春泉昨日称,他也认为三星侵犯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并且三星此举确实可能对环境造成污染。但他同时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的是消费者个人,对企业不会产生后续影响,即使这一个案张元欣胜诉,也不会对三星未来的经营造成大的影响。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的观点更直接这个案子以涉嫌侵犯消费者的选择权起诉,很难得到法院支持。赵占领认为,消费者的选择权指的是自主选择提供商品的经营者和商品品种,自主决定购买或者不购买任何一种商品。

现在三星并没有限制消费者选择打印机,不兼容其他品牌的墨盒的做法确实会给消费者造成不便,但这是一种商业竞争策略,也是多个行业的普遍做法,甚至企业也可能解释成是技术标准不同。赵占领说。

加密芯片伴生

通用耗材行业

值得一提的是,品牌打印机的加密芯片并非无法破解。

通用耗材厂商即是破解品牌打印机耗材加密芯片的主力。

目前为止,无论欧美还是中国,相关标准都回避了打印机企业安装加密芯片这一敏感话题。欧洲曾推动立法禁止企业这样做,但最终并没有获得通过,现在市场上出售的打印机,绝大部分是加装了加密芯片的。纳思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市场总监臧晓钢介绍说。

针对品牌打印机厂商安装的加密芯片,纳思达的策略是加强研发,破解加密芯片,同时又不能侵犯原有打印机企业的加密专利。

但对绝大部分通用耗材企业来说,破解难度太大。据介绍,一般公司无太大实力,不足以破解市场上众多的加密芯片,这些企业也往往难以做大。

值得一提的是,耗材厂商对于加密芯片业,并非完全持反对意见。

加密为行业提高了门槛,如果没有加密,任何一家企业都可以来做耗材,那这个市场肯定做烂掉了,中国就没有耗材行业了。臧晓钢解释,耗材是一个利润率极高的产业,

三星打印机耗材不兼容遭诉岳

打印机厂商的耗材利润往往都在倍,而像纳思达这样的通用耗材厂商,利润也有50%~60%,如果放弃加密,全国会涌现无数家耗材企业,最终会把产业给做烂。

纳思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母公司纳思达集团,占据了全球通用耗材80%左右的市场。因为争夺市场,纳思达与打印机巨头惠普、佳能、爱普生都打过知识产权官司。

惟一的受损方

品牌打印机厂商盈利的刀片模式,在臧晓钢看来亦无不妥。

存在就有道理。臧晓钢说,品牌打印机厂商将打印机低价出售,降低了消费者首次使用的成本,推动了打印机的普及,打印机企业的粉盒或墨盒是贵,但任何一个行业都要盈利,打印机卖给你本身不赚钱,或是说亏本;再说,还有大量通用耗材可以选用,消费者并非没有选择权。

基于此,臧晓钢认为,张元欣起诉三星打印机不兼容他还不一定有我高呢!而他绝对不会知道我是一个残疾人的通用耗材,肯定赢不了。

消费者似乎成了惟一的受损方。

不过,徐正刚提到,从经销商反馈的情况看,有通用耗材的打印机更好销售,而不接受兼容耗材的打印机不好卖。这会促使企业调整自己的营销模式,推出更多兼容通用耗材的打印机。

但臧晓钢强调,让打印机厂商放弃已有的商业模式并不现实,兼容通用耗材的打印机好卖并非打印机企业不加密,而是通用耗材企业破解后开发出通用耗材。

臧晓钢介绍说:惠普曾经有一款激光打印机在中国卖得非常好,主要是因为我们开发了通用耗材,但我们现在得知惠普把这款机器停产了,消费者都在呼吁惠普重新恢复生产,但惠普并没有这样做。

劳斯莱斯多少钱报价
标准足球场面积报价
不锈钢管弯管器价格

相关推荐